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童子

童子无心,终以为戒。诺是非言,尤梦亦真。-江童子

 
 
 

日志

 
 

黄土堡的呼喊  

2009-08-14 13:31:16|  分类: 极限追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黄土堡的呼喊

 90年代初的黄土堡是一个享受着改革开放春风微暖热流的还充满着非常浓厚的封建气息地的山庄,村户三五家西西洒洒,人口又不多。村子里只有几亩山地,石秃清布的土粒上长着葱郁的枞树、株树,枫树等杂丛乱木,村民合着一起守护着,也都不愿分隔开来到每家每人,即使有村长把持正公,大家也都怕你分多一寸土我少好一根木的口舌,就这样撂了好些年景,可以卖得一个好价钱的良根佳杆也不知在不会人意的时日里被哪家偷砍私剁成了哪家火炉堂灶中的烟灰暗沫了,那时个人承包私有制早已在好多省市乡镇施行好多日子了;数顷薄田,每家按人丁分得一点,人多则多握丁少则少拿的。无数风霜雨过,这里的人一直生活在自己的脚步底上,春来就种,夏到务除,秋闻忙收,冬至乐丰,过着心里估摸着天堂般的甜纯日子。

这是在一个焦热的夏天,白天烈阳将黄色的地土照得白亮泛耀刺眼,油绿的树叶垂下了高妖的舞姿低头吁睡;晚上凉爽的风吹得累乏恋睡了人们忘记了要将身子拉回到自己家中的床上躺下,坐在场院的竹椅上呼呼的就睡了,握打着的蒲扇也静静睡在了离手的土地上,酣畅凉露。

天空灰蒙蒙的,远处的田野传来阵阵呱呱蛙鸣,还有夜莺的幽长啼叫,睁大眼模模糊糊可以看见阴森黝暗的一排排树影、曲曲游游的阡陌田埂细路,启明星坠在斜角的天边处白皙清楚,成了这个刻时万物忙碌的航灯。

浩龙的母亲从睡梦中醒来,伴着肚子的疼痛加剧后的失去意识生下了他。等到醒来已见到孩子在身旁的哇哇啼哭,这既让这位母亲高兴又增添了几分忧思。日后日子的恍惚,给她那双本就被岁月的消磨得无神的眼神增添了几丝衰老的皱颜。这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平民妇女,脸上模描着最常的女性特色,眼睛洞底茫然没有光焰,粗糙的手掌布满霍肤的老茧,瘦弱的身杆披裹着素色的衣襟,褪色的不能区别是就寝还是务劳的的布鞋护包住细小骨露的双脚。

浩龙的父亲听闻老头子拖走带跑着嘴里喊出的喜讯从赶水的田间跑了回来,看了一下躺在床上的妻子,抱了抱刚出生的儿子,微微咧嘴笑了。然后一刻也没歇着就匆匆做饭去了,脚杆上的黄泥点在夜风的吹拂下加深了它的原来固有的色彩。屋子里黑漆漆的,在煤油灯的照射下,依稀可看清房里陈设的大概轮廓。浩舜看着窒窄小屋里的一切,沉思着什么,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他再也没有比此刻想得更长时间更多的光景了。他想到了大儿子浩成现在已经上中学了,二儿子浩孟也快小学毕业了,如今又添了个小儿子浩龙,一家六口的日子越来越马虎稀里糊涂了;想到了大儿子在学校里没有伙食费每天往家跑凑饭还要帮家里起早贪晚做事,唉,他叹口气想到要让他辍学不读书回来帮他做个帮手那该多好啊,心里还想着书有什么好读的,每天来来去去不知到能帮自己做多少事呢,到头来也只认得三两个横竖字,他其实不知道有些知识是可以提高自己对读书的看法的,比如知道了化学元素之后才知道为什么庄稼需要肥料来补充生长了,为什么我们每天要吃喝拉撒睡;想到了不让二儿子读书自己狠狠的把他的头往大门上撞得头破血流还是在自己亲姐姐的劝拉下才停下推拽着的双手的情景;想了到以后的日子到底该怎么办,感觉自己的肩上有什么东西压着似的,自己就要喘不过气来,但他好像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好像知道以后的日子要该怎样来计筹;好像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憧憬着要做一件伟大的事,想到这可能是他这一生做的最自豪的事情了,他太高兴了,刚忙撮合着加紧做饭的进程,嘴里还哼起了老里巴基的大家一直唱不厌烦的歌曲。他默默掂量着现在也只有这些歌能够表达出他心中的快乐,虽然有些不怎么悦耳;也只有赶快做好饭的步调能够和着自己心中的快乐共鸣,虽然自己很少动手弄饭。

吃完早饭浩舜离开家走在田野边,看着绿油油的稻苗,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稻苗也晃晃舞动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段时日过后,他向亲戚借了了一笔钱,在哪里弄了好多木头,一堆堆的对在场院边上。又过了好些天,他请来了村里的邻舍,商量着要建一座新房,计划忙活将自己的新家建在哪出,如何开工,要多少材料,怎么进行等等一边串的问题。红红火火的,热热闹闹。十几天的周旋,筹措,在邻舍亲戚的帮助和吆喝声中,一幢红砖新屋拔地而起,简简单单的过完了这几天,心里想着这也算双喜临门吧!自己过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这么感觉幸福,感觉累的。

在自家全部安排好了之后,他开始了他的不一样的生活,他知道这将是一个不同的黎明。屋子四面环绕着山,绿中点缀着红色砖瓦的房子给山洼增添了几分喜色,伴着夏天的夕阳,泛出柔和的光,隔以前的老屋也就是个山前垒后的距离。

尤英走了过来,头发蓬松的布满整个脸庞,矮蹋的鼻尖被泥点给修饰模糊了,眼睛眯成一条缝,宛如家门前的那条小河在远方的光景,黑色的尼龙外衣穿在身上,娇弱细枝的身体不能充实它的硕大。浩舜正在思索着什么,抽着最便宜的游泳牌香烟,紫色的烟圈随着扑来的风,一溜儿散开淡无了,眼神直射场上的黄土;黄土堡的土就是那么的黄,不留一点余地,这颜色他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摆脱过一点,在梦里他看到了不知觉笑得甜蜜,浓浓的乡土气息充斥着整个山庄,黄得深入他的骨子里。

我想我得出去透透气了,得为自己这个家做点什么了,现在听说外面正在搞工地水泥路房子建设,到处需要工人,我虽然没有啥技术能力做个体力活在外找分事做,挣点外来收益,家里也好有个点油水见,总不能一家人上下五六口全在家窝着,光靠着几粒米的收成一年四季,现在可不比前几年没有了叮当响干啥都不畅快还要看别人脸色受人口舌。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就动身出去看看,早点出去找到了就多挣点,没有就抽身回来。如果运气好,我会每过一段时间找空回来看看你们的

  “那,也好,我一个人在家照应得过来,现在又不是大忙季节,你就放心吧。”她心里想着自己是难不住这个人的脚步的,她甚至骨子里都充满了对她的恨怨,恨他不爱自己的孩子们,怎么狠心打他们;恨他不知道划计,一年到头没个底;恨他------这恨意活动在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但她还是想着他能够出去动动,总比每天在家做点事后到处坐卧阔谈胡夸的强,我也懒得受那份挨骂气,省得自己清静。

你自己也要顾着身子,这个家还要你来抗了,可不要累垮了自己。”她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做着自己手中的事,一根根拔着田里的麦秧杂草。

他看妻子说起这么多,心中油然而生一阵酸意。他想起这么多年来都没真正的做一点正劲事,自己不像别家的好赌游手好闲一事无做,也没把自个家料理好,缺盐少油愁钱的,不成样子;整天抱着烦恼的天日,看着几亩薄田,也没个正经收益,穿的、吃的、用的没个着落,虽说别人不笑话,也过不去,加上又生了一个新娃,这日子总得改改样子,不然还真没法活漫谈今后了。想着用布满黑色污泥的手理了一下那破得只剩大半截的黑色带黄泥点的裤子,走了开来去田里看秧水了。

他这天穿着只有当新郎官那天才上阵的最好的也是仅有的一行在家柜子了藏放了好些年的装束提着行囊,说上行头也不过是一个尼龙蛇皮袋里面装着一床被子几件换洗的衣服,柜子也不过是一个自己结婚才置办早已被老鼠啃得不堪入目千疮百孔的的木头红漆箱子。

走在那几经多年的青山绿木之间,铺着石子粒的窄马路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从家的这头一直延伸到石色消失的尽头。他望着远方,跺着丈大的步子,深呼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