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童子

童子无心,终以为戒。诺是非言,尤梦亦真。-江童子

 
 
 

日志

 
 

【童子原创热血2012】父亲  

2012-01-09 09:41:31|  分类: 我文独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

江童子

    薄雾萦回笼罩的早晨街道远方,人影、屋舍、车辆淡淡的隐涩呈现在路人睡意犹浓的倦眼里。

    一个人默默的走在那条已经从陌生变为熟悉,或者可以说由熟悉变得更清悉的小路上,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我已经开始渐渐习惯这径途。三两家卖早点的商铺老板已经开始他们一早的生意了,一孱一孱、弯腰弓背、手动足轻地在各自的案摊前忙活着什么。偶尔有几驾小车悄迅从身边徐嗖擦过。

    父亲叫我名字抬头瞻望的时候,自己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心头猛然一颤。他皱纹满布的褐黄色岁月沉淀的脸颊上,可以看出几丝年老憔悴的味道。

    没有想到父亲会这么快,在一大清早就给我送保暖衣什,本来跟他说要他第二天给我送过来的,怎么也没意会到这惊讶来得如此快、这样突然;更加没料到父亲会猜到自己会走哪条路去上班,而且一点不差的就在分岔路口碰上了,我想要是再晚一会或是早一刻我俩都会错过的。在父亲伸手要去给我取衣服穿上的时候,我打住了他,让他送到我住的地方去了。看着他食指中指间挟着烟的右手,半拳着离去的背影,我猜他今天一定起的很早罢。

    在自己的印象中,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很深难以忘怀的父亲的东西;好象我们之间真正意义上坐下来好好的交谈都不曾有过;甚至可以说彼此连站都没有站到一起过。

    平时父亲是一个很少有瞌睡的人,有时晚上看电视看到很晚或回来得很迟,他也每天天没亮鸡刚叫的时候他就起来了,一个人在房子里穿逡忙着啥,有时捧着什么古书翻看一阵,有时叮叮当当的捂弄着物器,有时会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一角埋着头思索着。天稍清明的时候就会不见人影了。

    父亲喜欢吸点烟,喝点酒,却不曾见他吃过多贵的好烟,喝过多纯经典的老窑,一家人劝他戒,他说是多年历史落下来的癖病了,一时半会放不下。偶或回家时同他一床睡时,听到他半夜忍不住抑住咳嗽移开时,听到他轻声嘘唏自己腰腿疼时,清醒的自己没敢打扰他。多少年头之后,我开始懂得,懂得那一股股一溜溜白烟中藏匿的乐谱,懂得那一杯杯酒盅之上的岁流,也便不去叫他不抽不喝了。

    自己迈入大学校门的时候,那会还在埋怨父亲为什么不问问自己考虑要不要重读,还在报怨父亲为什么不会注意一下自己的穿着体面,还在感叹父亲为什么不帮自己处理好不知道的程序,直到一年多前自己的这些念头悄然消失,我才逐渐明白,才开始理解,才慢慢想起您。

    我想现在要是您再一次一话不发,再一次只顾着赶时间,再一次衣着不整,再一次行理不堪,再一次一事不管地再一次送我去学园的话,无论如何再不会有当初的想法了,不再有恨您的意愿,不再爱面子要虚荣了,不再去在乎别人的目光与言语了,自己会无比地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我想虽然您没有给我一个多高的起点与位置,但是您给了我一颗果敢的心,那里面装着您送给我的纯朴,坚强,上进与信仰,凭着它无懈的跳动,我相信自己能够到达不一样的高度和精彩。

    慨然发现您的话比以前多了,没有先前的冲撞气味,多了些不知觉的和婉;黑发依稀的渐疏了,短短的偎倒在头顶,仿佛您就没有留过长头发吧;面容显得苍老了许多,线条变得深且密了,也兑出了几分薄薄的消瘦。也许,这就是长大带给生命的会悟吧。

    空旷的打谷场上,几只鸡低着头啄食着什么,两只小狗你追我赶的嬉调叫闹着,三两时有小麻雀光临、停留在窗外的草垛丛上,叽叽喳喳宛转啾鸣,父亲手里拿着什么,邪歪着身子又出去了。

                                              一二年一月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